<table id="555bu"><ruby id="555bu"><b id="555bu"></b></ruby></table>
  • <track id="555bu"></track>

    <tr id="555bu"><label id="555bu"><menu id="555bu"></menu></label></tr>

    <td id="555bu"></td>

    <p id="555bu"><strong id="555bu"><xmp id="555bu"></xmp></strong></p>
  • 安徽:招投標新規,推行依法必招項目電子化!

    近日,安徽省以省政府令的形式頒布了《安徽省建筑工程招標投標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并將于3月1日起施行。

    安徽:招投標新規,推行依法必招項目電子化!

    與此前修訂時針對部分條款的小幅度修訂相比,本次頒布的《辦法》結合當前工程建設招投標領域的新發展趨勢做了較大的調整,其中不僅對開展工程總承包招標、禁止中標人墊資建設等進行明文規定,同時還在招標、開標、資料提交和監督管理等方面均增加了適用于電子招投標活動的相關描述。

    一起來看《辦法》中有哪些值得關注的內容:

    亮點一:推行依法必招項目電子化,增補電子化相關規定

    《辦法》第七條規定,“依法必須招標的建筑工程項目應當納入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推行電子招標投標方式”。盡管依法必須招標的項目應當實現全流程電子化已經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但《辦法》中不僅在本條規定中奠定了這一原則,并在第二十七條、第三十二條中針對電子模式和傳統模式下實際程序不一致的,同時增補了電子模式下開展招投標活動的規定。

    一是采用電子開標的,明確所有投標人應準時在線參與開標;

    二是在招投標活動結束后向監管部門提交書面報告時,電子招投標可以提交符合電子簽名和存檔形式的報告。

    在電子招投標活動中,相關文件資料的保存和呈遞形式一直是未能真正解決的疑難雜癥,更成為招投標電子化在公共資源交易領域推行的阻礙。一直到去年6月新的《檔案法》頒布后,才真正從法律意義上明確了電子檔案存在的合法性?!掇k法》中明確這一條,無疑再度體現了安徽省對推行招投標活動全流程電子化的決心。

    當然,小編對此也并不感到意外。自從2020年安徽在公共資源交易領域從原來倡導的“合肥模式”快速轉向開放對接社會化電子交易平臺以來,在這方面可謂是動作頻頻,安徽省發改委、住建廳等5部委在去年11月底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工程建設項目招標投標活動的若干意見》,更是在第一條中即要求落實招標人權利,明確“招標人自主選擇代理機構和電子交易系統”,開政策之先河。

    亮點二:優化企業營商環境,降低投標人資金負擔

    在“放管服”改革持續深化的背景下,《辦法》在優化企業營商環境,減輕投標人資金負擔方面也有動作。

    一是明確政府投資項目招標文件不得要求中標的施工單位墊資建設。

    二是明確投標保證金除現金形式外,可以是銀行出具的保函、保兌支票、銀行匯票或現金支票,推行電子保函。

    這就能夠在投標和履約環節顯著減少投標企業的現金流壓力,特別是為中小企業的生存發展減輕負擔。

    亮點三:規范代理機構行為,明確禁止不正當手段承接代理業務

    同時,《辦法》中還針對招標代理從業行為進行了禁止性規定,一共有四條:

    (一)與招標人或者投標人串通;

    (二)采取行賄、提供回扣或者給予其他不正當利益等手段承接招標代理業務;

    (三)泄露應當保密的與招標投標活動有關的情況和資料;

    (四)擅自修改、偽造、變造、隱匿招標文件、資格審查文件、投標文件、資格審查申請文件、中標通知書等結果文件。

    除根據《招標投標法》等上位法要求明確禁止的行為外,還針對不正當承接招標代理業務的行為進行了約束。不過略顯遺憾的是,《辦法》對于違反本條規定應當如何處罰,僅在第四十三條做了“監督管理部門應當責令相關當事人整改,依法從重處罰”這類籠統描述,在實際執行中如何落地仍有待明確。在招標代理機構和人員資質都已經取消后,如何正確引導和規范招標代理機構開展業務,同時避免行政手段干預過度,影響正常的市場競爭和優勝劣汰,是行業主管部門亟待思考的問題。

    亮點四:結果導向,關注異常低價、聯動履約行為。

    針對業內關注的“最低價中標”問題,本次修訂的《辦法》沒有使用“低于成本的報價競標”等描述,而是參照了政府采購的做法。

    對于投標人的報價為可能影響履約的異常低價的,評標委員會應當要求投標人在合理期限內以書面形式澄清或者說明,并提供必要的證明材料。投標人不能說明其報價合理性的,評標委員會應當依法作出處理。

    在現行招標投標法體系下,盡管法律明確規定低于成本的競標應當被否決,但如何界定投標報價低于成本可謂是“評標場上的未解之謎”,僅僅依賴于一本投標文件和半天時間就得完成評標工作的評委對此也不敢輕易做出定論,導致這一法條很多時候“名存實亡”。隨著《反不正當競爭法》去掉了關于“低于成本競爭“的相關規定以及諸多“1分錢案例”的涌現,“低于成本≠沒有履約能力”也成為更多人的共識??梢灶A見的是,在《招》法大修之際,這一規定也將有所變動。

    《辦法》也在“監督管理”章節對建立健全招標投標市場和履約現場聯動機制留出空間,明確招標人應在招投標活動中運用投標人履約行為的信用評價和行政監督結果。后續,也可以考慮針對投標時的異常低價,在履約過程中進行更為嚴格的管控,以及采取對不良行為的從重處理。

    整理于網絡,如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刪除

    相關新聞

    發表回復

    call

    18978734417

    微信
    企業微信
    欧美精品九九99久久在免费线

    <table id="555bu"><ruby id="555bu"><b id="555bu"></b></ruby></table>
  • <track id="555bu"></track>

    <tr id="555bu"><label id="555bu"><menu id="555bu"></menu></label></tr>

    <td id="555bu"></td>

    <p id="555bu"><strong id="555bu"><xmp id="555bu"></xmp></strong></p>